Julienak

爬过的墙头绕地球三圈

It’s hurt.

我彬诚简直是跑步进入赤道(日常白日梦

分享未知的单曲《为什么你在沉睡,我的心啊》: http://music.163.com/song/475002905/?userid=129353605 (来自@网易云音乐)

不见天日的河流无声地流淌,潮润而阴冷的水汽挥之不去,新露出的粗糙石壁上堆积着一层白花花的盐渍。我会静静的躺在我的安身处——他是我的暗河,他听着你胸腔中的浪潮声逐渐褪去,他终将被熨帖的暖光代替。

我的身躯被安置于他的流经之地,这条穿行在城市间的暗河与我的生命缚在一处,我看着他,再看着你。

你走开了,犹豫与动摇是灰白色的,你把它们和我留在了一起,我享有它们和消失后的浪潮声。

我看到地平线边缘的一圈光晕,它们模模糊糊地,泛着一点透明的金色,像某种石英石——只存在于幻想中。

浅金色顺着空气流下来,在屋子里浮动着,温柔地拨开有些污浊的空气,用清淡的蜂蜜香气去包裹那些不安分的灰尘,而后那些灰尘也变得柔顺了,它们安安静静地蜷缩起来,不再随着风的翻搅而游移不定。

【霍盾】秘密

分级:G
文案:Peggy发现Howard似乎有了一些不可告人的小秘密。
弃权声明:他们都不属于我,除了一切OOC。

Peggy发现Howard似乎有了一些不可告人的小秘密,他最近安静地过分,也因此显得遮遮掩掩的——就像现在,Peggy对自己说,事情已经发展到需要从实验室里救出困住自己两天三夜的某人的地步。

她在敲门并大喊无果后闯进实验室的瞬间就被一种微妙的惊讶击中了,科学家难得地没有专注于自己的工作,事实上,他也没有保持足够的清醒来让自己成功完成实验而不是炸成一滩血肉模糊的碎块。

Howard正蜷在椅子上,意识到这一点的Peggy觉得自己的胃难受地紧缩了一下。他低着头,脸上的表情有点模糊,Peggy觉得将注意力集中在他身上时室内的灯光显得太暗了,就像是正努力把自己埋在什么地方。

“Howard?”Peggy不自觉地压低了嗓子。

男人慢慢抬起头,仿佛对看到眼前的一切适应不良般地揉按着额角,这个动作或许有什么特殊的魔力,他眼睛里独有的神采和生气也因此逐渐恢复了一些。但还是不如往常明亮,Peggy暗想,活像这见鬼的灯光。

“怎么了,我亲爱的?”Howard一开口Peggy就止不住地推测起他有多久没休息了——也许不止两天,他的嗓子哑的不像话。“你看上去忧心忡忡的,Peg,就像一只老母鸡,把她脖子和翅膀上的毛全炸起来了。”

Peggy沉默,有一秒她真的担心自己会对着Howard射击,你知道,让他变成一滩碎块什么的,但最终空气中几乎能被肉眼分辨出来的酒气拯救了他,Peggy绝望地承认了Howard刚才的无理指控,并告诉自己不要和一个醉鬼置气,这毫无必要。

Peggy走上前,将桌面上散乱的稿纸推到桌角,给自己清理出了一点可供倚靠的干净空间。Howard这时却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严峻的问题一般反常地保持了沉默,只以一种条件反射的涣散眼神追随着她手上的动作,比Peggy记忆中他任何一次处于酩酊大醉时的状态都要来得反常。

“嘿,Howard,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你必须承认,你现在的状态可称不上十分良好,”Peggy拉来了一把椅子准备坐在他的对面,而Howard似乎是被Peggy这副打算与他长谈的架势惊醒了,他的喉结以一种不易察觉的方式滚动了一下,抬头后恍然注视着Peggy的眼睛,等待着她的下文。

但他看起来过于僵硬了,瞧瞧他的颈部以及肩背肌肉,Peggy隔着一层布料都能猜到它们必定紧绷成了一块化石,不仅纠结,还冷冰冰的。就好像Peggy不是打算难得温柔地与他谈心,而是即将对他诵读一份无情又残酷的、不为人知的宣判似的。

Peggy觉得自己的喉咙被轻轻地哽住了,她深吸了一口气,才驱走了那种略带悲伤的酸涩,令它恢复正常:

“我们都知道最近的局势恐怕更称不上良好,所以,在这个时间点——我知道你一向是个有责任心的人——不要否认,”Peggy以一种同几分钟之前的Howard如出一辙的方式按了按自己的额角,她莫名地觉得自己正在哄一个因未知而惶恐地孩子,但一种来源不明地预感令她觉得自己必须令自己的措辞更加……温暖。“有任何想要和我说的事情吗?你知道,我的大门总是敞开的。”

他愣了一会儿,之后眼神与肢体语言显得比方才柔和镇定了许多:“Peg,谢谢,这甜极了,你永远了解我。至于我……”

他轻轻笑了一下,眼角浮出细小的纹路。“是的,我最近恐怕是有一些小麻烦,我承认,Peg,但是我总能整理好它们,相信我好姑娘,对此我有着丰富的经验。”

Peggy觉得他的脸上的笑意甚至带着一点调侃的色彩——那似乎是针对他自己的,却又转瞬即逝,让人琢磨不清,随后Howard难得一见的失态似乎就要被这样收拢起来了,就好像在这短短的一会儿,刚才那个有些六神无主的孩子便拿定了什么主意似的。

Peggy这时似乎无限接近使Howard低落至此的真相,它们之间仅隔着一层薄纱,只要Howard有一丝一毫的意愿,Peggy就会碰触到它。

但Howard明显做好决定了,笼罩在他身上的那层阴云已然消散——至少看起来是这样——而他那温柔苦涩、却又不为人知的秘密却被他死死按住,正若无其事地在他心中下沉,就好像它即将沉入一片白茫茫的、永恒封冻的冰冷海水。

天体物理学入坑指南

Kristin_:

存档


Eat me:



存一下


御子漠-本体是只菠萝包:



mark一下


葱开开:



看到这几天有一些小伙伴想入天体物理的坑,于是特地挤了半个小时写了份入坑指南www

     

     

     

     

天体物理是非常美妙的一门科学,撸主医科生,从初一入坑至现在也大约有十年了(暴露年龄?ww)  虽未能从此业颇觉遗憾,但这十年间也是从未放下过对它的热爱。寥寥几笔记录下几本平易近人的书,以作各位入门之用。

     

     

     

     

1.安东尼·黑《新量子世界》

所需知识层次:牛顿力学

     

     

     

     

只需要念过初中物理就能读懂的书!里面连科学计数法都是用中文直接表达而非1X10^n这种方式。 非常的简单易懂,适合入门。然而天体物理学中最为精美的悖论和引力场现象却少有提及,估计是太高难度了写起来有点困难了吧,哈哈

     

     

     

     

2. 史蒂芬·霍金《时间简史》

所需知识层次:万有引力

     

     

     

     

算是我的入门书,强烈推荐!霍金是我男神,这本书有多优秀想必不用我赘述。很薄的一本,大概就一盒清凉油那么厚。然而其中的知识无比浓缩,可以说每句话都可以拿来写一篇paper。   啃的时候需要耐心,一句话可能需要反复阅读。

上一本《新量子世界》中未提及的悖论和引力现象在此书中可以得到补充。比如银河的中心是个巨大的黑洞,如何实现瞬间转移(没错现在已经有这个技术了哦w)等等。

     

     

     

     

3.史蒂芬·霍金《果壳中的宇宙》

所需知识层次:万有引力

     

     

     

     

比时间简史要难一些的书。这本写得比较晦涩,中间的一些理论是和时间简史是重复的,但是深入一些。开始有一些专业术语的出现,其中一些理论到现在已经被推翻。不是那么in,不过没办法,谁让科学发展得这么快:)

     

     

     

     

4.加来道雄《超空间》

所需知识层次:量子力学基础

     

     

     

     

主打M理论和超弦理论。

超弦理论和m论是当下粒子物理界最热门,也是最难的一门理论,主要是阐释了世界是由何种物质构成的。请注意,在此理论中物质不是像高中老师说的那样,由原子形成,而是由一条条的“弦”反复挛缩扭曲形成。原子在这个理论中是错误的东西。



     

     

     

     

5.加来道雄《平行宇宙》

所需知识层次:量子力学基础 

     

     

     

     

这本书是前几天发现的……原本还不太敢下嘴因为看到数学我就吓滚出去了(。) 不过还好上学期修了统计学,一点积分公式还是看得懂。

没学也没关系啦,这书里公式也就是来装个逼而已。

书里已经开始出现费曼图,可见难度已经接近专业书水平。

目前还在啃,前面悖论的部分写得很有意思。具体可见我前一篇博文。





     

     

     

     

嗯……总之就这五本书_(:3

     

     

     

     

不过前面三本啃完差不多你就能撒开嘴去啃各路大神的paper了。

     

     

     

     

里面还有一些很有趣且著名的小实验,比如薛定谔之猫,霍金的时空穿梭者等等。

     

     

     

     

总之就是……烧脑的感觉蛮爽的()看了下来之后再看星际穿越之类完全妹有问题👌遇到诺贝尔奖颁奖的时候你还能槽几句,装逼神器(不)

     

     

     

     

然而最重要的还是,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信我,看了书之后你许多三观都会碎掉,并且连最简单的问题都回答不出来(。)

     

     

     

     

于是就这么多啦_(:3

     

     

     

     

enjoy!

     

     

     

     

P.S  下个月考试,最近努力赶稿ing...肝完稿子我就会更新的哇😭😭😭😭别放弃爱我!!

     

     

   


大概就是。。。我喜欢你,非常在意你,但我在你的生命中却不是什么重要的存在,然后你离开了,我用全部的生命去寻找你,结果你小子让人一直找到领便当都没有出现,非得等到便当冷透吐都吐不出来才冒出来。。。霍盾党永恒的悲哀啊,这种永无出头之日且不存在任何HE可能除非AU的虐感与爽感。。。当然。。。最虐的还是。。。冷(蜷缩在极点呼唤爱)

胜利日后的幽灵【 Peggy中心,冬佩友谊向,含盾佩】

◆美队一衍生

◆Peggy中心向

◆ooc慎入

一场难得的娱乐活动刚刚结束,男孩们闹腾的厉害,活像是一群张牙舞爪的猴子,尤其是Howard,捏着酒杯试图勾搭每一个他看到的姑娘,而姑娘们往往也乐得配合,其结果自然是一拍即合,两厢眉来眼去好不热闹。Peggy看着一个姑娘搂着Howard的脖子将嘴唇印上去,从她的角度能看见那姑娘的金发挺漂亮,被灯光照得泛着一圈模糊的光晕。

“那妞不错,”Barnes的手肘在她胳膊上轻轻撞了一记,他不知何时出现在了Peggy左侧,居然没发出一点声响。

Peggy瞥了他一眼,放松下身子让自己斜倚在墙壁上,而后将注意力从Howard身上移开,她看着自己酒杯中暗红色的倒影被手腕有规律地晃动打散,从鼻腔中发出含混地嗤笑:“轮不到你。”

她抬起头,觉得这些大兵们制造出的烟雾已经塞满了整个大厅,天花板都险些消失在浓厚的雾气里,这让人疲懒到提不起精神,就连声音也比平时低哑了不少:“那可是Stark,想成为舞会国王的布鲁克林小王子。”

Barnes善意地撇了撇嘴:“我再也不是最受欢迎的那个了,”他看似认真地思考了一会,然后夸张地做出了一个要和Peggy碰杯的动作,“敬每一个被姑娘强吻过的倒霉蛋,因为这种混小子我肯定见一个揍一个。”

Peggy绷直了嘴角,她觉得自己握着酒杯的手正在细微地颤抖。Barnes看着她这幅样子,表现的好像发现了什么隐晦地笑料一般乐不可支,他不再等待Peggy针对他的行为给予回击,而是干脆利落地碰了一下她的杯子,这个动作就像他对女孩们任何一次行礼一样自然——他好像真的是在行一种她辨识不了的礼节。

“我的好姑娘,别着急,没人和你抢,握得那么紧做什么?放轻松,还是你在担心活该挨揍的混小子?”Barnes冲她眨眼:“混小子肯定高兴坏了,女孩,可不能让他太得意,我帮你保密怎么样?”

Peggy看到他象征性地抿了一下杯沿,随后狡猾地对着她倾斜了一下杯子,就好像他真能用那不存在的酒毁掉一块地毯一样。

然后他就这样突兀地消失了。

Peggy环视整个大厅,发现空气其实不算太糟糕,自己甚至能看清女孩们唇膏炽烈的红色。地毯上也没有躺着一只跌落的酒杯,连玻璃碎片都没有——除了那个金发姑娘愤怒而有力地掷向Howard的酒杯即将带来的残骸。

Peggy觉得原本压得胸口透不过气的巨石似乎轻了一点,她知道这是因为自己还存着一点微弱的希望,或者说是幻想更为恰当——也许有一天他会安然无恙地回来,来邀请我跳一支舞,而这支漫长的舞不会被任何人、任何事所打扰,就这样一直跳下去,让找不到属于自己的女孩的Barnes在一边羡慕去吧。

但是她的心脏却平稳地跳动着,以一种残酷又现实的方式将她拽出自己的思维漩涡——她总是不能让自己真的相信一件可能性无限接近于零的事情,所以她现在只是觉得胸腔里像被洒了一捧冰冷而粗糙的沙子,磨得心尖上最嫩的那块肉又涩又麻。她茫然地想着刚才和Barnes多说几句或许是比只顾着斗嘴更好的选择——但是有一个人可以斗嘴总是好事不是吗?尤其是最近Howard的状态恐怕不比自己好多少,或许更差也说不定——至少应该要嘱咐Barnes替自己揍一顿那个小子,虽然比谁都护着他的Barnes就算答应了大概也只是嘴上说说而已,基本没有落实到行动的可能。

我能再做些什么?这个来自胸腔中低沉的发问让Peggy回到现实,她感觉自己要被一种冷冰冰的、令人无力的惶然包裹住了,但是此刻她只能暂时按捺住所有情绪,那个念头还是一个模糊的影子,等待着她背负上更沉重的经历与责任去探寻。

——如果我能做到更多的事情,也许……

也许他已经回来了,此时正站在大厅门口,等着我和他一起散步。

Peggy制止了这个念头的发散,她告诉自己应该把想象中的这个画面剪下来,珍重的束之高阁,她能做到,她知道的。

她只是需要一些时间。

【VH】深井之下

题目:深井之下
分级:PG-13
配对:VH
弃权声明:一切荣耀归于JK罗琳。

我还是会在梦里看到他,真奇怪不是么,明明寄存在我额头的那个小东西应该消失地足够彻底了。

他在我的脑袋里漂浮着,肆意地游动,将我本就不甚清醒的头脑搅地一塌糊涂,然后就带着他胜利的果实得意洋洋地溜走了,就好像他对这里拥有绝对的掌控权一般轻蔑又随意。

而我会在这个时候醒来,恶狠狠地诅咒一切。

我诅咒太阳、诅咒大脑、诅咒我的身体以及那个隐隐发涨的膀胱;诅咒红头发、诅咒光裸的皮肤、诅咒那对丰满乳房的主人绞紧我脖子的令人窒息的双臂和她那不知道为什么还存在的天杀的温暖呼吸。

或是其它的随便什么把我从那个昏沉而暧昧的世界中拉出来的东西。

我……我只是……哦梅林啊……

他会在每一个夜晚占领我的脑海,用他那令人厌恶的甜蜜的笑容。他用耳语般地声音一遍遍地念着我的名字,强迫我看着他的脸,然后用嘴唇贴近我额头上的伤疤,梅林啊我甚至能感觉到那柔软的两瓣东西碰到伤疤时带来的神经性的抽痛和一开一合间夹杂着的温暖的错觉。

这一切是如此的美好并值得赞叹,就如同一口盛着黑沉又香甜的梦境的深井,里边倒映着我臆想中爱人的影子,让我只想将自己埋在为我带来他们的舒适的床褥与那黑沉的深井之间的夹缝中。

……在那里我所注视的只有他。